丁俊晖英锦赛冠军:瑞典罗克塞特乐队女主唱去世享年61岁 曾抗癌17年

发布时间:2019年12月14日 03:52 编辑:丁琼
我是一家网络技术公司的员工。公司是几个年轻人自主创业设立的。我当时也是奔着跟他们做一番事业的想法进的公司。公司初创时很艰苦,但环境宽松。这两年公司规模逐步扩大,先后成立了人事、行政等部门。这些部门的人都很较真,我们常常会发生些摩擦。上个月,人事部经理在公司晨会上当众批评我,称我不遵守劳动纪律,经常不按时到岗,要做口头警告处分。我们搞网络的干起活来没有时间概念,有时深更半夜下班,晚睡难免迟到,迟到也就迟到了,这在公司以前都是心照不宣的,现在要处理我,分明是对平时琐事的报复,结果我们当场就在会议室里吵了起来。嗣后,部门经理找我谈话,称我这样他也没法为我说话,要我自己走算了。虽然觉得公司这是过河拆桥,但我也不想赖着不走,就办理了交接手续。但在结算费用时我们又发生了争执。我要求离职补偿金,但公司不同意,我不得不提起劳动争议仲裁。我想既然你们说我迟到要处理,那晚上加班你们总得给加班费吧,所以仲裁时,我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及加班费一并提出了请求。仲裁时公司称离职交接表上有“因本人原因先提出离职”字样,还称年终发的款子里有部分加班费,有工资明细可以证实,不同意再多付我一分钱。离职交接表虽有我签名,但离职原因是公司打印的,而工资明细,当时他们和我们说是为了应付检查,怎能作数呢?为此,我提供了一段与人事经理的电话录音,其中人事经理对我所述的离职过程及年终发放的是奖金的事并未提出反驳。但仲裁委并未采纳我的证据,对我要求的经济补偿金未予支持,在处理加班费时亦扣除了公司认可为加班费的部分。我不明白,录音难道不是证据吗?明明是协商解除合同,我主张经济补偿就为何得不到支持呢? 读者楚先生乔碧萝自称患抑郁

网易科技:联盟秘书长杨骅先生多次讲过,HSDPA、HSUPA,包括HSPA,HSPA+,都是要一步步扎扎实实往下做的工作,现在联芯科技在HSPA+上做了哪些工作?周永恒

新疆托克逊县库米什镇老国道247公里处,有一家名为佳尔思的绿色建材化工厂(以下简称佳尔思厂),来自四川渠县的10余名工人(其中8人为智障人)三四年来,在这里遭遇非人待遇。在经过多年沉默后,周边邻居向新疆都市报讲述了他们看到的场景:工人们逃跑就遭毒打、干活如牛如马、吃饭与狗同锅、工钱一分都领不到……高以翔曾饰演吉喆

其中一人说他们的货车超重有点多,大概车、货总重在80吨左右,担心过磅后处罚过高。就在交涉过程中,陆续又有十几人走来,团团将执法人员围住。见此情景,正在当班的四中队队长滕飞、副队长李峰勋及外勤的几位同志也连忙赶到现场,向他们宣讲有关政策。2019东亚杯

责任编辑:丁琼

热图点击